第一读者 First Readers
2003

image

1 2 3 4 5 6 7

展览地点: 匹兹堡大学画廊,美国
材料: 综合媒材装置 /玻璃

《初级读物》
这年夏天我做为访问艺术家去一个叫Pilchuck的玻璃艺术中心小住。此处在山中,手机也不通,许多鹿和鸟就在你身边,此时人就会变得象它们一样简单。
玻璃工艺本可以极尽绚丽精美之能事,但正与我的喜好相反。我到觉得堆在库房的那些透明的原材料就已经很美了,不需要再做什么。最后我只好做了一堆简单无色,形状不明,象原材料似的东西。我觉得这些象我两岁女儿眼睛里看到的——没有任何知识、概念的参照,一切都是干净、简单和直接的。有时她们真正看到了这个东西是什么,我们却看不到。禅有一句话也是这样说的:“在没有任何可供判断的东西时,佛才出现。”我们看事情总是戴着知识和现成概念的眼镜,丢也丢不掉,再加上不同文化的认识基点不同,就把事情搞的更乱了。你说这是一堆“popo”,他却说是一块“甜点”,争论不休。但对哪里的孩子都一样,这东西就是这东西本身,叫它什么都没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