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村7街52号地下室

“缤纷”杂志约我写一点过去在纽约的事,“比如你怎么和艾未未认识的”等。时间过的快,在美国生活已有十几年,可我还是有一种初到美国之感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这种感觉。

我90年去美国,第一站是威斯康星麦迪森,在那里没呆几天我就订了一张去纽约的机票,象我的其他朋友一样,急于去朝拜这个“中心”。但我当时没有决定留下来,主要原因是我能感觉到纽约艺术家的困境,给我的感觉是:如果谁还想在纽约做点什么事情,谁就不懂得美国。但我既然来了,就想试一试,因为我总不明白现代艺术这块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两周后我又回到了麦迪森,做我的所谓”荣誉艺术家“(honorary fellow),在那呆了一年,做了我在美国博物馆的第一个展览。这展览规模很大,效果也好,现在看来,这实际上是我在国外事业的开始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