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得古元
美术家通讯 (1997)

在我看来古元是少有的了不起的艺术家,而且我与他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关系。这不是指某些具体的事件和艺术上的影响,确切地说古元和他的艺术在我思维的网络中是一个座标,这就象棋谱上的几个重要的“点”。在我前前后后寻找的几个大的过程中,在我需要“辨别”时,总会遇到它,作为一个问题和参照,我必须面对它而不能绕过去。

还在小学时,我写过一篇作文,题目就叫《我爱古元的画》。因为当时的作文选中有一篇范文叫《我爱林风眠的画》,所以我就模仿了一篇,模仿是最省事的。我可以把古元的《京郊大道》,《玉带桥》与春游的感受联系起来,当时古元的画吸引我的是那些大圆刀,我觉得一刀一刀刻得很利索。这,是艺术。

我家在北大,文革中我是个“狗崽子”,但也因祸得福。一些先生为了少麻烦,而清理旧物,知道我爱画画,便把收藏多年的艺术书籍转给我。其中有德国,俄国的绘画和解放区大众美术工厂的出版物以及鲁迅编得《新中国木刻集》等。我开始看到了古元早期的木刻,只觉得比后来的显得粗糙些,但刻的老老实实的和画中的人一样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