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白石的工匠之思与民间智慧

我没见过齐白石,我的老师和老师的老师们都见过。我生来看的第一个美术展览是“齐白石画展”,这是我与齐白石仅有的一点点联系。

我不记得儿时去过几次中国美术馆看展览,但我可以肯定的至少有一次,就是小学组织的参观“齐白石画展”。对一个成天梦想着将来能成为“专门画画的人”的我,从西郊到市中心的美术馆看展览,那真是件郑重无比的事情。美术馆是好看的,翠竹、金瓦相映照,是只有艺术才可以停留的地方。那时还不知道有“艺术殿堂”这四个字。

中国的立轴画一幅幅安静的垂挂下来,世间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东西。水和墨与宣纸接触后所出现的是奇迹,每一笔都是绝无仅有的。由画家之手让水墨与宣纸相遇的时刻,水在棉质纤维间游走,墨记录这游走的痕迹,在水被空气带走前的瞬间内,物质的性格在缝隙之间的“协调”或“斗争”之痕被“定格”。这是下笔的经验、预感力与“自然”互为的结果,它在可控与不可控之间。这奇“迹”会感动每一个求天人合一、尚习性温和的中国人:美感由生,我们民族的自然观决定了中国画种的特性。齐白石是戏墨的专家,是调控水与棉物矛盾的高手。在画家之手与自然这两部分的分配上,他总是给自然让出更多的空间。他用笔用色及其吝啬;笔与笔的叠加少,碎笔少,用色变化少。他很懂得等待自然天趣部分的出现,人为触碰纸面的简约与收敛烘托出自然质地的美感。同样是宣纸,他的画却能调动出更多棉质的美感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