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书》

八六年的某一天,我在想一件别的事情时,却想到要做这样一本谁都读不懂的书。这想法让我激动,这种激动是那种只有自己身体才能感觉到的,第二天早上醒来,想到这件事仍然很激动。连续许多天都如此。几个月过去了还是这样。而每次激动,思维也跟着激动起来,不断地为这个想法附加各种意义,它的“重要性”,在还没有动手之前,就被放大了。可以肯定了!这将是一个值得全力以赴去做的事情。当时我必须完成研究生毕业创作。次年七月,一完成毕业展,我马上转到这本“书”的创作中。

我对做这本书有几点想法,一开始就非常明确:一,这本书不具备作为书的本质,所有内容是被抽空的,但它非常象书。二,这本书的完成途径,必须是一个“真正的书”的过程。三,这本书的每一个细节,每道工序必须精准、严格、一丝不苟。

我相信,这件作品的命运,取决于整个制作过程的态度,假戏真做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艺术的力度就会出现。“认真的态度”在这件作品中,是属于艺术语汇和材料的一部分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