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草计划-1、2、3

《烟草计划》搜集、整理与烟草有关的各种材料,构成了一个难于界定属于社会学还是艺术的延伸的项目。此计划由2000年在杜克家族所在地美国Durham开始;2004年经过中国上海;2011年又延展到美国弗吉尼亚——这些与烟草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城市。

1999年我去杜克大学讲演,一进入Durham城就能感觉到空气里烟草的味道。朋友介绍说:杜克家族是靠烟草起家的,所以这个城市也叫“烟草城”,又因为杜克大学的医疗中心在治疗癌症方面特别好,这个城市又被叫做“医疗城”。在这里,烟草与文化之间是一种多有意思的关系。

我有一个爱好,到哪都喜欢参观当地的工厂,那些“聪明”的机器比装置艺术更象艺术。参观了卷烟厂,我被制烟材料的精美所吸引,这么精美的材料,使我对材料这部分的思维变的敏感又活跃。我决定以这些材料为限定,做一个与烟草有关的项目。杜克大学的Stanly Abe教授很支持这个想法。我开始收集和研究材料,走访有关人士。在杜克大学图书馆的大量资料中。我了解到杜克家族与中国关系的史料,是他们最早把卷烟技术带到上海的。我那时就想到,将来再把这个计划搬到上海去做。四年后在诬鸿教授的策划下实现了《烟草计划-2:上海》。我根据上海的材料及场地补充了新的作品,使这个计划增加了历史、地域和现实的维度。2005年,我参观了kurolan和rena夫妇收藏的烟斗,并开始了解弗吉尼亚烟草的历史。在这里,烟草与早期移民及美洲大陆的历史密切相关,现在是“万宝路”的生产中心。在kaolan和rena的支持下,实现了《烟草计划-3:弗吉尼亚》。并对烟与人类社会的关系做了更深入的探讨。

阅读全文